首 页
 
联系我们
bet36体育投注网
网站导航│Navigation
关于法阳
法治新闻
典型案例
法律法规
诉讼常识
律师风采
服务指南
网站公告
大理资讯
快捷通道│Fast passage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理资讯
 
 
大理宁静的四个古镇
发布时间:2014-03-12 09:13:14 | 点击次数:
 

提起大理,首先让人想到的就是风花雪月,然后是大理古城,大理白族三道茶,撇开这些繁华,你会想到哪?这四个古城会让你在繁华背后体验更多的大理特色的宁静。

大理双廊洱海边的纯美渔村

  双廊位于洱海东岸,面迎洱海,远眺苍山,旧称“栓廊”。至清代咸丰年间,人们认为靠近双廊的两个秀美岛屿——玉几岛、小金梭岛犹如一对鸳鸯,将洱海隔出一个天然的港湾,故此将“栓廊”改为“双廊”。

  双廊的面积不大,村民们主要居住在大建旁、岛依旁和玉几岛等几处。从山坡上抬眼望去,大部分都还是传统的白族民居,没有一幢高楼,新修起的民居或客栈也都保持着传统白族民居的格调,放眼望去,飞檐画壁,甚是好看。

沿着镇上长长的石板路,便可通向洱海边。码头的对面是南诏风情岛。听说早些年,这还是一座荒岛,后来随着旅游开发,修建了星级酒店,白族文化广场等建筑,成为白族文化、南诏文化的集中展示地。依着岛的位置,观苍山看洱海的角度自然是非常不错。游客在镇上的码头,花上十元钱,便可以乘着游船到岛上参观了。

  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安静的,慵懒的小镇里,没有车水马龙的交通,没有吵杂的购物场所,只有看不完的白云,清澈平静的洱海。在这里,听得见鸟鸣虫语,狗吠鸡叫,听不见人声杂语,浮躁脚步。所以,到了双廊,请停下你的脚步,静静的发呆和作梦。

  小贴士

  1.双廊无线很发达

  双廊每家客栈都有wifi覆盖,公共区域,房间随时可以免费上网。

  2.消费不能刷卡

  双廊大部分的消费场所不可以刷银行卡,都是现金消费。不过在玉几岛上木香坪菌子铺对面有一个提款机可以取款。

  交通:

  从大理下关市区前往,可在下关北站乘坐班车,车程约一小时;从大理古城前往,可在古城东侧大丽公路旁乘坐至双廊的班车,车程约1小时;从下关市区或古城包车前往,包一个七座小面的价格约为130元—200元。

诺邓盐都逝去后的纯美山村

  还记得《舌尖上的中国》在第一集中提到的诺邓火腿吗?片中提到的那个古村就是诺邓村。位于大理云龙县深山处的邓诺,是一个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白族村寨。

  一千多年来,诺邓村名从未变更过,对于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来说,堪称地理史上的奇迹。诺邓是一个因盐业而发展起来的古村落,长期以煮盐为生,曾一度是封建社会滇西地区的经济重镇。

诺邓村背靠满崇山,襟带诺水,村口的汉代古盐井好似村落的起点,围绕盐井形成层层叠叠屋巷亭楼,堪称云南乡土建筑博物馆。由于地形限制,房屋交错,石径低徊,忽而出现的支巷叠映出陡峭的阶梯,忽而凸出的门坊仿佛时间的回响。

诺邓村背靠满崇山,襟带诺水,村口的汉代古盐井好似村落的起点,围绕盐井形成层层叠叠屋巷亭楼,堪称云南乡土建筑博物馆。由于地形限制,房屋交错,石径低徊,忽而出现的支巷叠映出陡峭的阶梯,忽而凸出的门坊仿佛时间的回响。

盐业的富庶让诺邓在陡峭的坡地上长出了众多别致的居所,而且将各自的繁华刻印在建筑的记忆中,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四合院……更让人惊叹的是,建筑布局是在立锥之地上展现出富裕的巧妙,四合院呈现台阶式错落。所有的土墙、石壁、木雕在高原的阳光下流泻出苍黄,一如盐业财富的夕阳。

 穿行在诺邓,静得出奇,偶尔留守的老人都懒得理会你的存在,也许逝去的太多又太遥远,生存的压力让人们离开了家园,成也盐业,败也盐业,熬盐的能源利用,过度的砍伐使周边尽是童山,只有村里残留的大树伴随着大夫第、盐务署、龙王庙、五课提举司,告诉你一个始于汉代的盐的传奇。

旅游小贴士

  交通信息:诺邓离县城仅有6公里,有微型车和三轮摩托前往。由于来往车辆较少,建议去的时候包车,防止没有车出来。

  最佳旅游季节:气候适宜,全年都适合旅游。

  住宿:村内目前没有接待条件,不过老乡们都很热情好客,要在村内食宿可以自行商量,一般都能得到满足。

  民俗活动:祭孔活动:在儒家文化的熏陶下,诺邓旧时尊孔习俗相当浓郁,诺邓的孔庙建筑精巧,尤以大成殿规格严谨细密,每年祭孔活动规模都十分隆重。

  特产:诺邓火腿是云南除宣威火腿、鹤庆圆腿之外的三大名腿之一。

大理喜洲南诏古城之一

  喜洲距离大理下关34公里,距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留存下来的南诏古城之一。

  在喜洲,白族民居十分注重门楼,飞檐翘角,斗拱彩画,颇具特色,门窗、照壁多用剑川木雕以及大理石,彩绘和水墨画装饰,工艺精致,清新典雅,在西南民居建筑中,堪称一流。一看门脸就知道院落的身份,只有高贵富裕的人家才能修建三重檐的门脸。

喜洲的民居大都兼有一向一坊、一向二坊、二向三坊、五福寿、六合同春、走马转角楼等格局式样。建筑为土木砖石结构,门窗为雕刻精细木刻花鸟。房屋装饰为粉白灰墙,局部绘以水墨山水画,典雅大方。整体建筑艺术在白族民居建筑的特色上吸收了西方及江南民宅的优点,形成了独特的建筑艺术风格。

在云南,无论大理,还是丽江,只要是古镇古城,都有一个小广场,名曰四方街。于是,喜洲古镇也不例外,也有一个四方街。

喜洲粑粑又名破酥,是一种色、香、味均佳的麦面烤饼,是大理的风味小吃,以喜洲白族传统粑粑最为有名。喜洲粑粑是用面粉做的,咸味的有葱花、花椒、食盐和猪肉,甜味的主要是豆沙或红糖。无论咸甜,都做成圆形小饼,刷上一层香油,放入油锅中,然后上下用炭火烘烤。大约十分钟后,一锅黄灿灿、香喷喷、又酥又脆的“破酥”出锅了。

喜洲旅游小攻略:

  1、推荐乘坐经济型的火车:对于假期珍贵的上班族来说,从成都直飞昆明然后去往大理和喜洲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而对于那些只想一心寻找远方与“在路上”的状态的背包客来说,乘火车(成都-昆明-大理)路过夜色中的陌生小镇,看着窗外的点点灯火与沉默的山峦……当然才是最有感觉的。

  2、交通方便,另外还可以前往蝴蝶泉:在大理州的首府下关以及大理古城坐车或者包车都可以很容易地到达喜洲,交通很方便。此外呢,从喜洲还可以前往着名的蝴蝶泉,这里也是电影《五朵金花》的拍摄地。

3、参观白族民居严家大院:严家大院需要30元的参观门票。白族大院的开放时间一般在下午六点以前就会结束。

  4、喜洲也可以住宿:可挑选典型的白族民居家庭旅馆。也可以返回大理古城住宿。古城的住宿可供选择的很多,比如榆安园、风的颜色、四季客栈,都是很有特色的旅店。吃的东西也非常的多,在中学旁边有我们每天都会光顾的美味烧烤摊,老板是个年轻的大男生(记得让他给你当地价)。“成都一绝”里卖的是冒菜、米线之类的,很好吃。在洋人街有许多的咖啡店以及许多长久居住在大理或者是留下来开店的外国人。当然,也有很多的旅客会选择在喜洲之后直接前往丽江。

  5、喜洲美食:在喜洲的街道上可以发现的最有特色的食物是饵块和饵丝,味道复杂,不妨试试。

沙溪:茶马古道唯一幸存的集市

  沙溪是一个安静、古朴而又精致的古镇。古镇不大,完全可以用脚去丈量。有老背包客评价道,这里像二十年前的丽江。

  所谓沙溪古镇,通常指的是寺登寺,以四方街为中心,是旧时沙溪最繁忙的集市所在。出于建筑保护等原因,古镇内的居民多已迁出,乡民赶街的场所也从四方街转移到了镇外,镇里经常显得太冷清。如果想了解当地人的生活,可以在周五的集市前来。

几千年前古人开创的茶马古道上,成群结队的马帮身影不见了,清脆悠扬的铃铛声远去了,远古飘来的茶叶香气也消散了。然而,留印在茶马古道上的先人足迹和马蹄烙印,以及对远古千丝万缕的记忆,却幻化成一关于过去的风景。

漫步古街红砂石板路,登上古戏台,看一看四方街铺面和马店,走一走黑潓江上的玉津桥,到兴教寺感受各种流派佛教合而为一的寺庙,听一听沙溪洞经古乐,体会古老民族的古音乐的韵味,看一次白族传统的霸王鞭,跳一曲白族传统的肖拉者舞,听沙溪姑娘唱一曲白族调,尝一尝沙溪土特产地参子、松茸、羊乳饼。

  交通:

  剑川至沙溪,小型面包车是专用交通。剑川向南约8公里甸南镇分道沿S311道向西去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方向,约行3公里分道沿县道向南行20多公里。中途甸南处能望剑湖,海门口新石器遗址在此。中途要过两个山垭,石钟山石窟景区也在路途中,只见招牌不见景。白族地区有句民谣:“大理有名三塔寺,剑川有名石钟山”,就是指的这里。这么偏远的地方,驴子们的祖师徐霞客还到此地,说明石钟山在当时名气不小。票价8元。

  住宿:

  小镇十分钟可钻通古街,寥寥几个客栈,最后选中“平常人家”客栈。在一小巷内,老宅改造,干净卫生、设施齐全,不比丽江、大理的客栈少有情调。临街门市装饰为小酒吧,全是落地玻璃,留有一个老木门,门前高高挂起连串小红灯笼,轻音乐弥漫在酒吧里。我们去时,有几位老外在此休闲。

  穿过酒吧进入室内,有一个小小天井,把酒吧和客房隔开,客房一楼一底,我们选在底楼一间带卫生间的单间房。小天井通天、通气、通雨。早晨醒来,朝阳斜射在门前。没有喧嚣,没有吵闹。偶尔有几声狗叫。原想住一晚就离开进城,可这一住就住了两个晚上。管店的是当地的母女俩,家就住隔壁农家。店老板是一位中年女性,深圳来的,喜欢旅行,曾常住丽江、大理,后旅行到沙溪,买了这幢老房子,便决心安家在此了。花了几十万把老房子装饰成了客栈酒吧。自己一人住在酒吧楼上,每天睡到自然醒。现在这里并不闭塞,客栈有电脑,安装了网络,世界大小事,每天都知道。

  在沙溪寺登街,有许多客人当天来当天就离开了,留下住宿的多是背包客。团体游客不多,时不时有当地行政接待的客人。夜色来临,只要在四方街转上几分钟,就基本知道这街上住的有哪路客。广东来了十几个学摄影或艺术设计的学生,有好多时间我们都能撞见。还有几位老外,想必是对古建筑或茶马古道感兴趣的。离开前的一夜,还见一刚到此的独行背包客,一位约30的男性眼镜,在昏暗的四方街游荡。初到一地之人多有此行为,后来到中甸我们还住同一客栈。

  吃:

  古街上餐馆很少,只有一家卖烧烤的门市,货也不丰富,老板是一位小女孩,好象才在学做生意。生意很清淡,未卖完的东西第二天继续摆起卖。但这已经是这里夜晚人流最集中的地方了,我们每晚都要到此一趟。除了这烧烤,就是喝酒的地方了。小小四方街,有三个小店。一个马锅头驿站,是位台湾老板几年前买下并经营住宿、酒吧,费用较高。戏台北边的小铺子也经营酒吧业务,老板一中年男子,好象是东北人。我们离开沙溪时,他终于把店名牌子“老房子”挂在门前。戏台南边也有一酒吧,但很少见到有人。这里节律都很舒缓,经营者都好象无所谓,漫不经心。时不时拿着什么东西在修整,时不时背着背篼去赶场买菜,过着自己的生活。

  新街和其他场镇差不多,有定期的赶场天,也显得嘈杂和脏乱。街上有几个餐馆,有炒菜、米线等。我们的吃基本上新街解决。


关闭